六味地黄丸和其它地黄丸的区别

六味地黄丸
  六味地黄丸是中成药里家喻户晓的品牌,它的原方是汉代医圣张仲景的书中记载的“崔氏八味丸”,自此地黄丸类方,便被名医们爱不释手、屡试不爽,去过药店的你是不是也经常在柜台上看见某某地黄丸,而又不甚了了,没关系,读过这篇文章后,你就不会再犯难了。

地黄丸的祖宗方

所有地黄丸的祖方(类方中以其为基本方来加减药味,祖方往往是最早或最具影响力的名方)是崔氏八味丸,这是东汉医圣张仲景《金匮要略》中记载的方子,据说是唐代名医崔知悌后来加进书中的,崔氏八味丸由地黄、山茱萸、山药、泽泻、茯苓、牡丹皮、桂枝、附子组成,去掉桂枝、附子便是六味地黄丸。

崔氏八味丸还有一个名字叫“八味肾气丸”,从名字就知道它是用来调节肾气的,听惯了肾阴虚、肾阳虚,今儿来个新词“肾气虚”。

肾气是一个阴阳氤氲的结果,肾气虚有两个标识性的症状:无力纳气(深吸气而气不达小腹)和小便失司(主要为小便无力、饮水量不增而小便增多),主要是肾与膀胱的固摄功能失调。

如果疾病过程中有这两个症状,可以考虑有肾气虚的情况,可以参考医师建议,服用崔氏八味丸。

易一味药,换了天地

桂附地黄丸是将崔氏八味丸中的桂枝变成肉桂而成,但作用就大不相同了,专用来温补肾阳。

桂枝、肉桂本是同根,桂枝是肉桂树的嫩枝,肉桂是肉桂树的树皮,但桂枝以助阳化气为功,偏于走上、走外,肉桂以补火散寒为功,偏于走下、走里,桂枝味冲、质轻,更利于宣透气机,肉桂味厚、质沉,更利于补肾益阳。

肾阳虚是一个挺大的概念,这里我们提纲挈领一点。以水力发电作比喻,水是肾阴,水的势能是阳,水坝是肾精,电便是肾所产生的体能,肾阳虚可能是干旱(肾阴虚)、水坝毁坏(先天肾虚)等等原因导致的,它的直接结果便是电力不足,自来水公司停电,则污水停聚(下肢水肿,多肤色白亮),电热炉、空调用不了,便会房间变冷(流清涕、畏寒、怕风、易感冒),电饭煲、电炒锅没了电,则饭菜都做不了(饮食入胃而无法化成精微导致的消化不良、营养不良,这里有个更深的原因是小肠火来自肾阳)。

这个比喻只是为了方便大家理解,不恰之处万望诸位同道海涵。

原来你是治小孩的

终于说到了你最熟悉的六味地黄丸,由于媒体广告误导,大家基本将它和男人肾虚划等号,前面说过它是崔氏八味丸,去掉两味补阳药而成,是补肾阴的,男女通用,你可能还不知道的是,它最早出自一部儿科经典著作,宋代名医钱乙的《小儿药证直诀》,原方叫“肾气丸”,用来治疗肾怯失音、囟开不合、神不足、目中白睛多、面色㿠白的小儿先天不足,后来被广泛用于各种肾阴虚,不拘泥于小儿或者男女。

肾阴不足可以简单的理解为未老先衰或者老而不坚,主要症状有腰膝酸软、视物昏花、耳鸣耳聋、潮热盗汗、牙枯齿摇、下肢无力、举而不坚,整体来讲就是无短时间的外来影响(如工作压力、贪黑、体力劳动等)而自发的疲惫状态和身体老化。当然六味地黄丸的应用是非常广泛的,我这里所言为一角之隅,只是希望最大限度的让大家理解。

你和我之间只差一味药

济生肾气丸是在桂附地黄丸的基础上加牛膝、车前子,金匮肾气丸是崔氏八味丸加牛膝、车前子,有没有反应过来,它们之间药味的差别就是桂附地黄丸和崔氏八味丸之间药味的差别,可再次速读文章第二节。

肾主水,肾虚则水液失调,而引发二便、水肿等疾病,济生肾气丸和金匮肾气丸都是偏于治疗肾虚水肿的,牛膝是活血利水,车前子是利尿消肿。前文讲了肾气虚和肾阳虚,从疾病程度和时间上来说,肾阳虚更重、更久一些。如果疾病的表现主要集中在小便不利上,我们可以先用金匮肾气丸,如果疾病主要表现在阳虚诸症而小便只是其中一个方面,我们可以进一步使用济生肾气丸。

明目、补肾两不误

中医有“五轮学说”,瞳仁属肾,黑睛属肝,我们常说“老眼昏花”,主要就是由于肝肾不足所导致的。杞菊地黄丸是六味地黄丸加菊花、枸杞子,菊花能清肝散热,枸杞子补肾明目,这两味中药主要是做药引子。

中医还有“乙癸同源”之说,这个“乙”是指肝,“癸”是指肾,…….此处省略一百字,直接讲就是补肾药在某些时候也能发挥补肝药的作用,更何况六味地黄丸中的地黄、山茱萸、丹皮本就能入肝,加上药引子后更能发挥滋阴明目的作用,更确切的说这个阴也包含了一部分肾精。

如果你觉得杞菊地黄丸的明目力度不够,可以试试明目地黄丸,它是在杞菊地黄丸中再加入当归、白芍、蒺藜、石决明,使全方对于眼睛的治疗作用更加集中。

谁说补药不能清热

知柏地黄丸是在六味地黄丸中加入盐知母、盐黄柏,知母、黄柏是清热药,盐炒后可入肾经清肾热,呼应原方中的丹皮、泽泻两味泻火之品,全方主治肾阴亏虚,虚火内动。那么什么是肾虚导致的虚火呢?

其实,就是阴不敛阳,如同纸中的水干了,纸里就包不住火了,举两个常见的例子:更年期女性的燥热和青少年的梦遗,这两个疾病大部分的证型都是肾阴亏虚、水不涵火而导致的相火妄动。更广泛的治疗包括青春痘、肺结核、尿路感染、糖尿病等等,但需要找中医辨证论治。

七味、八味不一样

六味地黄丸加五味子叫七味都气丸,加五味子、麦冬就是麦味地黄丸(也名八味地黄丸),加酸敛之五味子,是增其纳气平喘之功,麦冬能润肺燥,再加麦冬便是敛阴增其滋补肺肾之功。这就是我们在上文中反复强调的“一味药就能改变一剂方的格局”,中医方剂加减的魅力和神秘就在于此。

中医的肺主宣发和肃降,这里既包括了气也涵盖了水,气和水的上源是肺,下源便是肾,如果说脾胃是人体的一环,肺肾便是人体的五环,七味都气丸和八味地黄丸便是五环之歌。

女人也可以吃地黄丸

在六味地黄丸一节中,我们就说了地黄丸类方不拘泥于性别、年龄,只要肾虚都可以吃。如果在六味地黄丸中加入当归、芍药便是归芍地黄丸,补血奇方“四物汤”中的三味——当归、芍药、地黄——就都到齐了,这个方子的走向更趋向于精血同补。我们常说,女人是水做的,在中医里女人最重要的不是水,而是血,所以归芍地黄丸在女科疾病方面是有特长的。

上文所说的“乙癸同源”的另一个层面便是精血互化,中医的肝主藏血,肾主藏精,一个典型的临床应用便是归芍地黄丸,在腰膝酸软、耳目不明、记忆力减退的肾精不足的症状中夹杂着唇爪色淡、脑空目眩、四肢麻木、月经量少等肝血亏虚的症状,归芍地黄丸的用武之地就显露出来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