疯狂跨界的贵州百灵

与贵州百灵董事长的名头相比,姜伟更为喜欢“玩家”的称号。

姜伟喜欢围棋,在其影响下,贵州百灵组建了“贵州咳速停围棋队”、“贵州百灵制药围棋少年队”。很难想象,一个制药企业能和围棋联系在一起。如果把时间再往前推,也许当时的人们也同样难以想象,一个濒临破产的安顺制药厂,有朝一日扭亏为盈,实现上市。

1996年10月,随着国有企业改制的步伐,贵州省安顺制药厂以产权整体转让给安顺宏伟实力有限责任公司。而接管这个摊子的,正是姜伟。产权转让的前一年,安顺制药厂产值只有126万元,欠税达18万元;1996年,产值跃升至4100万元,创税20余万元;到1998年,产值已达到1.53亿元,与改制前相比增长了100多倍。

姜伟没有缺席公司的重大“拐点”。2003年,安顺制药厂更名为贵州百灵制药有限公司,其后两年,贵州百灵企业集团组建,姜伟出任董事长。某个角度理解,企业本身也是玩家。而在贵州百灵走过十数年里,它逐渐有了一个制药玩家的样板意义。

飞出山的“百灵鸟”

“夜郎无闲草,黔地多灵药”,苗药是贵州的优势资源。20世纪90年代以后,随着国家的重视与投入,苗药的研究与开发进入黄金时期。1993年,卫生部发布《关于制定民族药部颁标准的通知》,贵州据此逐步制定苗药的地方标准,为之后的药物研发打下基础。

可是,如何让苗药走出深山,成为摆在改制后的贵州百灵所亟待解决的问题。作为掌门人的姜伟曾表示,贵州百灵要走产业化、规模化的品牌扩张道路,“让特色更特,让优势更优”。而扩张的第一步,则是在广告营销方面的投入。

苗药出山,打头阵的是“百灵鸟”品牌。通过早期的电视广告,贵州百灵捧红了咳速停糖浆、咳速停胶囊等非处方药,以至于“爷爷,那是什么呀?”“这可都是宝贝,我们苗家世世代代全靠它止咳嗽”这段对话,成为许多“80后”的共同记忆。

广告营销为贵州百灵带来了正向反馈。其中,咳速停糖浆(及胶囊)2007年和2008年增长率分别达到14.68和11.55%。2009年,6个苗药品种市场零售额超过1亿元,而咳速停糖浆(胶囊)当年的市场终端零售额为2.82亿元,在苗药中排名第二。

不过,随着近年广告红利的消退以及品牌认知度的形成,贵州百灵将更多的资金往营销网络项目上倾斜,积极推进OTC和处方药的市场推广和学术推广。2017年年报显示,贵州百灵在营销网络建设项目上的投入8608.11万元,而全年的销售费用更是达到7.82亿元,比2016年增长了27.46%。

亿欧:贵州百灵2012-2017年营业成本与销售费用.png
  截至2017年底,贵州百灵已开发二级以上医院4000多家,其中三级医院1400多家,同时已在全国各省市地区建立了3000余家一、二级商业,与全国80%以上的终端客户建立了业务关系,客户群体已超过40万家,签约终端零售药店VIP客户7.5万余家。

跨界也疯狂

“百灵鸟”已经飞出深山了,但似乎飞得比人们预想的要远。

只要回看一下贵州百灵的发展历程,便可发现这只“百灵鸟”不仅仅印在药盒上,更响亮的名声是在拉力车圈子里。“贵州咳速停拉力车队”自2002年组建以来,先后在拉力车赛场上拔得头筹,2010更是拿到中国汽车拉力锦标赛车队总冠军。在此基础上,车队还发展出一套“1个老板2个经理3杆枪”的理论。而这个老板,就是“玩家”姜伟。

这似乎早已为贵州百灵后续的跨界埋下伏笔。2010年,贵州百灵在深交所挂牌上市。经历连续两年20%以上的营收增长,贵州百灵在跨界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

2011年,贵州百灵与三元太宝达成合作,负责太子参种植示范基地项目。数据显示,得益于这一项目,贵州百灵当年中药材营收同比增长109.54%,毛利率增长32.81%,远超其他类型的产品。这样的亮点让贵州百灵尝到甜头,玩得越来越开。同年9月,贵州百灵董事会通过了向嘉黔地产购置房产的议案,以2460.19万元购买后者房地产。

更大的手笔来自保健饮品领域。2012年8月,贵州百灵宣布将使用3.95亿元超募资金,建设胶原蛋白果汁饮品、中草药草本植物功能饮料投资项目,进军饮料行业。该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指出,饮料行业是一个开放和高度市场化的行业,许多种饮料品类又是一个进入门槛相对较低的行业,但苗药“出身”的贵州百灵似乎陷入了饮品市场的无底洞。

相较于营收乏力的局面,贵州百灵一方面在胶原蛋白饮品领域花费了巨大的营销费用,另一方面还遭遇业界的诸多质疑。2013年11月,贵州百灵再次对外发布公告,将募投项目“胶原蛋白果汁饮品(含中草药草本植物功能饮料)”变更为“中药饮片生产线及仓库建设项目”,投资总额也由3.95亿元调整为1.31亿元。

业内人士分析,业务拓展和利润增长是上市公司关心的大事,为了保持较好的态势,就必须寻求业务亮点。放弃了“胶原蛋白”这一概念后,贵州百灵依旧玩着跨界。只不过,贵州百灵近年提出的“苗医药一体化”,似乎要比之前的项目要靠谱得多。

医药联动,正道沧桑

贵州百灵是在2015年正式涉足医院领域。2014年底,贵州百灵收到贵州省中医药管理局下发的《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》,贵州百灵中医糖尿病医院取得实质性进展。

早前,贵州百灵斥巨资1亿元购得糖尿病苗药秘方,后经开发向市场推出糖宁通络胶囊。出于推广药品需要,贵州百灵在2015年1月与善普堂签订投资协议,共同出资2500万元设立长沙中医糖尿病医院,其中贵州百灵持股70%。

2017年,贵州百灵从善普堂获得医院的30%股份,长沙中医糖尿病医院成为贵州百灵的全资子公司。2018年5月底,贵州百灵对外表示,将投入6795万元扩建长沙糖尿病医院,打造糖尿病治疗完整产业链。

从制药到医院,贵州百灵这次似乎踩在了政策的节拍上。近年来,中医药的发展逐渐上升至国家战略高度。《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-2030年》、《中医药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》,以及2017年7月1日正式施行的《中医药法》,都进一步推动中医药的融合发展。另一个契机在于,贵州百灵搭上了互联网的“快车”,与贵州省卫生信息中心、腾讯签订《贵州省“互联网+慢性病医疗服务”战略合作协议》。

截至目前,贵州百灵已经在贵阳和长沙分别设立了中医糖尿病医院。但看似站在“风口”的贵州百灵,却仍需面临跨界所带来的阵痛。2017年,中医糖尿病医院的营业成本已经到达3569.78万元,同比增长了107.48%,两家中医糖尿病医院仍处于亏损。

除此之外,所谓的“互联网+慢病管理”模式也有待进一步探索。虽然互联网医疗行业政策已经逐步明朗,互联网、物联网、AI等技术的应用也逐渐走向成熟,但互联网医疗至今没有找到很好的商业落地方式。这一行业难题曾折煞平安好医生、111集团等互联网医疗科技公司,以贵州百灵这一跨界玩家而言,挑战不可谓不大。

今年5月,贵州百灵拟投资自有资金1亿元设立全资子公司“成都百灵糖尿病医院有限责任公司”,作为贵州百灵在中医糖尿病医院的又一布局。与贵州百灵接连设点相对应的是,同样是制药上市公司的华润三九,先后出售广东三九脑科医院、深圳市三九医院,不断聚焦制药业务。

贵州百灵占据医药融合的政策“天时”,坐拥国内糖尿病市场“地利”,往医院业务的延伸前途光明,但想要把握住这一机遇,就取决于自身的“人和”了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