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老中医药搭上互联网会怎样?乌镇有个“全国第一”模本

  2017年,乌镇互联网国医馆正式揭牌开馆。作为全国首家互联网国医馆,这里不仅有线下的老中医坐诊,为百姓提供中医诊疗、中药汤剂膏方、针灸推拿熏蒸与养生保健等服务,还能通过微医互联网健康服务平台,实现包括中医药远程诊疗、智能化辨证论治云平台等服务。

五千年的中医药文化、中医流派传承、各省市道地药材、智能中医创新应用等。

  传统的中医药如何搭上互联网的浪潮?他们之间又将碰撞出怎样的火花?近日,浙江省健康服务业促进会副会长倪荣走进“健康浙江 中国力量”浙报集团三端融合新闻直播间,谈谈在智慧中医药+互联网的浪潮下,中医药信息化面临的机遇与挑战。

以百姓需求为核心 中医药搭上互联网浪潮

“我与中医药的结缘,最早是在2003年非典期间。当时,在西医还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的情况下,老百姓就想到能不能吃一点中药提高自己的免疫力,让自己的身体更强壮一些,不得非典?”倪荣就是在那时候看到了老百姓对中医药的需求。如今的他,不仅是健康服务业促进会的副会长,还主持了国内第一个互联网国医馆——乌镇互联网国医馆的设计、建设和运营。

“浙江省出台了关于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的文件后,我就想着能不能把中医药再往前推。”经过思考,倪荣决定离岗创业。“一方面是我对中医药有情怀,另一方面我又有搞信息化、互联网的实践经验,我要做的就是把这些要素结合起来。通过整合各方资源,让传统中医药插上互联网的翅膀,积极探索把中医药服务放到互联网上去的方法。”

随着社会进步,人均寿命的不断增长,很多老龄化、慢性病的问题就显现了出来。对这些慢性病,中医药很多调养的方法效果非常好。与中医药已打交道多年后,倪荣觉得中医药发展其实有很多值得探索的地方。

倪荣认为,中医药+互联网要做的就是借助互联网平台的力量,更好地服务老百姓的健康问题。“互联网国医馆的核心还是要围绕老百姓的需要。这一路走来,我无怨无悔,未来也将继续深入推进”。

个人差异大 难做标准化 智慧中医发展迎来新挑战

“有一对夫妻,既是我的服务对象,也是很要好的朋友,这一家人很有意思。妻子看上去身体非常强壮,很健康的感觉,而她先生看上去就相对比较瘦弱。这两个人量体温都正常,都是标准的37度,但是妻子就是比丈夫更怕冷,冬天睡半夜脚也睡不热,这就是中医讲的体质不一样。”

“在西医领域,因为有数据有标准,与互联网有天然的契合性。”由于西医的数据都是量化的,因此就特别适合信息化的发展。而中医则更注重研究个体的差异化,再加上中医本身流派也很多,针对每个人体质的差别,可能诊断、治疗都会有所不同,这就给中医的互联网化提出了新的挑战。”

“为了应对这些问题,中医药也在往量化的方向走,比如我们发明了一套辨证论治系统。我们把原先很多病例量化,再用科学的数据把它统计出来;前端输入‘望闻问切’的‘证’,后端开出‘科学有效’的‘方’。”倪荣介绍说,现在这个平台已经有数百家医院在用,开出了几百万张处方,他们现在做的就是对这些处方做大数据分析,不断深化中医药人工智能研发。

搭建平台 共享资源 中医+互联网为基层医生赋能

“在某种程度上来说,中医药也很适合互联网化。”倪荣说,因为西医的复诊,很多需要在取得各项检查结果之后才能开展;而中医的复诊,更多的是通过询问一系列问题掌握了基本资料之后完成的。因此在互联网上完成中医的复诊有着独有的便捷性。

在未来的发展方向选择上,倪荣表示将主要集中于以下三个方向:

第一、给工具。中医药的命根应该在基层,倪荣和他的团队在近些年不断尝试研发的“中医药辨证论治智能系统”,现在已经做到了4.0版。当一个普通基层中医用上这套系统后,相当于掌握了从古到今大量的中医医案。对于非常重视经验的中医来说,这套系统能够为基层医生赋能,解决他最需要的“会辨证、敢开方”问题,并提供更大的帮助。

第二、搭平台。一个医生,即使24小时不睡觉,能够看的病例还是很有限的。而想要聚合千千万万的医生,发挥群体的力量,就需要为他们搭建平台。这个平台既要让医生入驻,又要让更多的中药供应企业入驻。要做到老百姓想看什么样的中医就能看得上,还要能够找到合适的道地药材。互联网化的最大特点就是资源共享,比如某些技术可能只是个别人成熟掌握,但如果放在平台上,就能做到惠及更多医生和老百姓。

第三、建生态。“我想要做的就是通过我们中医药互联网人的努力,让中医生、中医院、中药供应商等各方形成一个良性发展的生态。”倪荣说,其实技术都不是问题,中医+互联网真正要解决的还是通过各方合作、协同发展,以百姓需求为核心,在推进健康事业发展上做实事,努力创建一个“政府统筹,部门主导,社会参与,便民惠民,合作共赢”的互联网中医药发展生态系统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